Feb1.

黑京。
我英 轰出only.
宝石 冬巡only.
尼尔 29only
暂时不太想吃其他安利……。

「爆渡/渡爆」吻。
入爆渡坑啦。一个小随笔,交个党费,也算中秋贺文了。
对这两人的性格特点了解的不太透彻
如果ooc引起不适就太对不起了
超喜欢这两个人的,使用愉快( ’ - ’ * )

「轰出」烟与他。
第三次了再被屏蔽就不发了qvq
轰出双黑化
梗有参考
不要再屏蔽我了这也不是什么r18qvq

「冬巡组」


「镜子前的不堪.」「富家少爷与戏班头牌」
ps:法斯换头后.
「一」
“安... ...安大人,您不能再往里走了!”一名不过八九的小少年慌忙拦住正往里走的安特库.
“为什么我不能进,我要找法斯.”安特库撇了那少年一眼,收好手中折扇“让开.”
那少年支支吾吾的劝阻,却被安特库那要吃人一般的眼神吓得出不了声。使劲地剁了剁脚后急匆匆的跑向东阁。
“法斯少爷!”那小少年推开细雕精琢的檀木门,朗声到“那位安大人又来找您了,要把他赶出去吗?”
法斯正坐在宽大的梳妆台前,从抽屉里不慌不忙地拿出些胭脂水粉来施在本来就生的好看的脸上。
安特库跨进房门下的坎,随便找了一处贵妃塌坐下,把玩着放在一边的发髻。
“阿宝,你先出去。”法斯画着唇,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
那小少年欠欠身,走出房门继而又合上 。
“安大人天天都来我这寒酸的戏班里,我可是招待不了你。”法斯抬头,看着镜子里坐在塌上安特库,却不料,他的视线从没离开过自己 。
“如果没什么 ...”
“跟我做一次,怎么样 。”
安特库起身,走到法斯背后搂着那瘦弱的肩膀。温热的吐息轻飘飘地洒在法斯的耳根 。
“安大人 ,要晓得,你我都是男儿身”法斯脸微红。不知道说些什么话来推脱“等一下我还得上场呢 。”
“不用去了,今天这里我包下来。”安特库把头埋到法斯的脖颈,深吸着那犹如女子一般的体香,每次见面,安特库都快被这吸引人的香味感到发疯。他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瘦弱俊俏的像个女人的他了。
“从你来这里的第一天,我就喜欢你了 。”
“安大人,你别这样。”法斯的脸上一阵发烧,绝色的脸上甚是好看。
“别叫安大人。叫我的名字。”安特库把法斯的头扭过来,让他看着自己“难道你就不想离开这个破落地方?”
法斯微微一怔,他自小来到这个地方,戏班里的师父给他吃住,教他东西,日子虽苦,但也过得去。其实法斯很向往外面的生活。自从戏班来到这里后遇见了安特库后,日子倒也鲜活了很多,安特库常用包场的借口来带他出去玩,带他去吃冰糖葫芦,去赏花,去看灯会。他常常忘记自己是个男子。
他真的很想走。
安特库看出他眼中顾忌,轻轻说到“你师傅那边,我会给一大笔钱的。”他纤细的手指轻轻擦去法斯唇上的嫣红“我爱你。”
“可,你是富家子弟,”法斯抬手抓住安特库在自己脸上的那只手“我只是个...”
话音未落,安特库便不耐烦的对着法斯的唇就是亲了上去 。法斯想到自己保留了二十几年的初吻就这么没了,不禁火冒三尺,便在自己口唇之间肆意侵犯的舌上轻轻咬了一下。
“唔!”法斯身子一轻,便被安特库拦腰抱起。
安特库停下嘴中动作,闪着无辜的眼睛看着他“法斯,你勾引我 。”
“放我下来!”法斯恼怒成羞。
“在这里做,还是里面?”安特库不依。

应该会有后续??

【钻石组】

【钻石组。】
#是甜甜的暗恋#学院设定#微帕露微冬巡#
“那么,会抽到谁呢───”法斯晃动着手中的瓶子,里面装着大家的名字“三,二,一。”
大家的视线随着法斯的手指转动,最后停留钻石的面前。
“就是小钻啦!”
钻石有点慌乱“又...又是我吗”钻石戳着手指“已经很多次都是我了耶”
法斯笑着凑近钻石“有什么关系嘛~”
“真是的,最后一个问题了哦”钻石叹气“问吧。那你们没办法”
“嗯....我想想啊”法斯托着头做沉思状
“既然是最后一个问题那就问个大点的”坐在帕帕拉恰身旁露琪尔坏笑了一下。
“喂喂你们别欺负人家啊,注意分寸啊”翡翠在一旁提醒
“嘛,难得他们玩的那么尽兴嘛,别太担心啦,议长”蓝柱石笑着拍了拍翡翠的肩。
“有了有了,”摩根石凑近法斯说了几句悄悄话
只见法斯脸上一抹邪笑,然后迅速靠近钻石。
“那么问题来了!小钻喜欢的人是────谁呢!”
钻石笑着回答“当然是大家啦”
话音刚落,大家都笑起来,钻石脸红“笑什么啦!”
帕帕拉恰温柔地笑笑“法斯说的喜欢不是朋友那种喜欢,而是想法斯跟──”帕帕拉恰抬眸看了看法斯跟在一旁看书的安特库“安特库那种恋人的喜欢哦。”
安特库抬起头“你在说什么傻话 。真是的,”
“有什么关系嘛”法斯厚脸皮地蹭了蹭安特库的脸“那小钻你的答案是──?”
喜欢的人吗,小钻在心里想,却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那个冷酷而又优秀的人,想着想着,小钻的脸红到了耳朵根。
“脸红了脸红了,肯定是有心上人的”露琪尔笑着不忘调戏一下钻石
“心上人什么的,”钻石用袖子遮住羞红的脸“才... ...才没有呢”
“喂,快回到各自的床位,社长清点人数上报”波尔茨从门后走出来,冷声说。
“咿呀,这不是学生会会长波尔茨大人嘛。怎么这么闲亲自来宿舍检查了?”法斯试着跟波尔茨套近乎。
波尔茨冷冷的看了一眼法斯,又看了看用袖子捂着脸的坐在地上的钻石,蹲下身。
“怎么了,她们欺负你了?”波尔茨摸了摸钻石的头。
钻石听到波尔茨的声音在上方响起,小心翼翼地把袖子移开了一点点。然后拼命摇头。
“没有就好。”波尔茨拿回人数表格,便走出了寝室。
“呼”在场的大家都送了口气“还真是冷漠呢..”
法斯打着哈哈,缓和了下气氛“那么那么,小钻你的心上人是波尔茨吗?”
只见钻石抬起红透的脸,小小的点了点。
“果然吗!”透绿柱石笑着说“大家有看出来啦”
“诶诶诶诶小钻你狡猾!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钻石拍拍脸,说“怕告诉你们之后你们会干些什么出格的事啦!”
“嘿嘿嘿,本来是没想过的,但你这么一说,还确实可以耶”摩根石打趣道。
“话说回来,小钻你暗恋她已经多久啦”露琪尔问道
“嗯...我想想啊”钻石托着头“大概已经有六年了哦”
“诶── ”翡翠似乎很惊讶“那为什么不去表白!?”
“嘛,很害怕她会拒绝啦”钻石低下头“会让她很困扰的。”
“哈哈哈,喜欢就大胆点去追啦”帕帕拉恰大笑“想当年我跟露琪尔在一起那会也是很困扰但最后还是选择主动出击呢”
“是是,幸苦当年的你了。”露琪尔无奈说到
“是吗... ...”钻石想了想,“嘛,我还是没那个勇气啦。”
这时候,法斯的呼噜声把众人的思绪引了回来。回头一看,法斯已经靠着安特库睡着了。
“法斯真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呢。”钻石笑笑,想着是否应该要主动去把握。
熄灯时间到了,大家各自回到床上,钻石闭眼,却全是波尔茨的身影。
       我怎么会这么喜欢你呀。喜欢的都无法思考了。
钻石把头埋进被子里,想着该如何表白,却想着想着睡着了。梦里,却梦见了波尔茨跟另外一个女生站在一起,但看不清那女生的脸,却是那样般配。
钻石伸手,想要抓住些什么,却猛然惊醒。
“呼,”坐起身,伸了个懒腰“原来是梦啊。也幸亏是梦。”
回到教室,只见大家见到钻石进门的时候,都对她比了个V的手势。就连平时最安静的蓝维矿也对她比了个加油的手势。33跟84从不远处跑过来,两人跟钻石的两边击了个掌“今天,要加油哦──”
钻石很是不解,正想去问法斯是什么回事的时候,只见她说了一句“包在我身上!”便拉着安特库跑了
“诶...大家今天都好奇怪啊”,带着疑心坐回座位拿出书,却见从书中掉出一张纸“这是什么啊”捡起来打开,里面只写着一句写的很苍劲的字「放学后,秋千见。」
秋千?...钻石忽的想起来,秋千那里是波尔茨跟自己初遇的地方,那是一间小小的甜点店,钻石以前曾在那打过工。波尔茨最喜欢吃那家店的半熟芝士,久而久之,两人变熟络了起来,有一天,波尔茨买下了钻石最喜欢吃的但又昂贵的蛋糕,放在她面前的那一刻,也就是自那天起,钻石就深深喜欢上了那个看似冷漠但很温柔的她。
放学后,钻石飞奔赶去秋千那里,只见波尔茨站在那间甜点店门前,拿着钻石喜欢的蛋糕,向钻石经过的路上瞭望。
钻石气喘吁吁的来到波尔茨面前,波尔茨走向前,将小钻搂近怀里,属于波尔茨的味道侵袭了钻石的心,不知不觉泪水就从眼中溢出。
“我喜欢你。”
波尔茨低语,重复着这四字简单的话语。却字字敲击着钻石的心房。
“我也是,我也是。”钻石擦了擦眼睛,伸手,搂紧了波尔茨的脖颈。
深秋小巷,如春风般的恋爱,悄然而生。


/抱歉啊这个拖了这么久!!!/

【冬巡组】


    日记   。

“十二月十日.今年的冬天,来的太过晚了。”

“十二月十一日.每年的每年,都只有老师陪伴。”

“十二月十二日.意想不到的新同伴,居然是法斯。”

“十二月十三日.他太麻烦了。但意外有趣。”

“十二月十四日.听到法斯无意的一句「原来小南极手套里的是小花啊」才反应过来,原来有花这种生物啊。”

“十二月十五日.巡逻的时候,法斯跟我说了「花」,听说那是春天泛滥的美丽小花。真想看看啊。”

“十二月十六日.在清除浮冰时,法斯跟我一直嚷着要留一块完整一点的给他,给他带回去后,他就一直在这里敲敲,那里琢琢。搞不懂他。”

“十二月十七日.清晨,当他顶着熊猫一样的黑眼圈来到我面前时,手里拿着一个小而精致的东西递给我「这就是花哦,是不是很好看 。」真傻,为了这个就熬了一夜 。我敲了敲他的头,问「值得吗。」他却笑了起来「因为最──喜欢安特库前辈了,所以没问题」,我皱眉,正想训他浪费时间时,他伸出手,揉了揉我的眉心「笑一笑,嘿嘿,皱眉可不好看哦」,我看着他,无奈笑笑。今年的冬天,异常暖和和喧闹呢 。”

“十二月十八日.法斯他说想把手也换掉,想变的强大。我问「为什么」,他盯着自己的手看了好一会,才皱着眉头说「因为,总让大家来保护我,太没用了。」我有点生气 ,因为对我而言,那双熬夜为我雕刻小花的手,才最温暖 ,最强大,无法取缔,我皱着眉头说「那以后,就由我来保护你。」他笑了。”

“十二月十九日.大概是我活了这么久。最痛苦的日子。因为我的过错,让他的手,我最喜爱的那双手,沉入了海中。再也回不来了。我无力的靠在老师怀里,眼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快要溢出来。沉重的罪恶感,使我透不过气。”

“十二月二十日.老师让我带法斯去渚之浜,那里有很多宝石 ,也是我们的出生地。或许可以去碰碰运气。一路上,我没有多说一句话,连正脸看他的勇气都没有 。真没用。”

“十二月二十一日.一大早,我跟法斯就已经出发去渚之浜,一路上,他似乎忘记了很多事情。我很害怕,他会把我也忘记,但他嬉皮笑脸地,跟平时一模一样,我皱眉,他就埋怨我「你呀你,怎么又皱眉了。」”

所有事情都在二十二日全部终止。
包括安特库所在的那个冬天,以及那个天真可爱的法斯。
所有都灰飞烟灭。

偌大的房间里 。
法斯抱着安特库的日记本,失声痛哭。


/对不起啊啊啊啊是刀子,他们是神仙眷侣啊啊啊啊啊!!♡/

是钻石组飙车。
刚刚发了一遍文字被吞了就转了图,
抱歉以这样的形式结尾,
因为没有思路也没有时间再写了
万分抱歉。

【大三角】

法斯/安特库/辰砂
依旧速码/欧欧西/下次写冬巡r18/
【脆皮大三角。】

“起来,该去巡逻了”安特库一把将被子里的法斯揪起来“懒虫。”
“早安,安特库。”法斯翻身扑向安特库“嘿嘿。今天也能跟前辈一起工作啦 ”
“快撒手,我会碎掉的”安特库扯开衣衫不整的法斯“快点去换衣服,很迟了。”
十分钟后,两人像往常一样走在厚厚的积雪上去砍浮冰。
“今天是雪天,月人不会来的”安特库放下刀“你去清理积雪吧,浮冰交给我好了。”
“是是。”法斯扛起铲子“根本就完成不了嘛”
“又再说泄气话吗。”安特库不忘酸一句法斯“记得别吵醒了辰砂,那孩子也是太倔了,怎么也不肯去冬眠室睡。”
“辰砂既然能在夜里行动,也能在冬天行动吧,光线都不足。”法斯像想起了些什么似的说到“对了!或许能让他来跟我们一起工作吗?安特库前辈!”
“那就得看那孩子的意见了”安特库顿了顿。
法斯撒开腿,就跑向辰砂常驻的那个山洞里,悄悄地探下头,却发现辰砂并没有在睡觉。
“啊,发现辰砂了”
辰砂明显吃了一惊“你来干什么!你是笨蛋吗!”
“咿呀...”法斯卷卷发尾“呐,我找到适合你的工作了哦.”
“切,关我什么事”辰砂翻了个身,不去看法斯。
半晌沉默。
“是什么...工作。”辰砂有点脸红。
“要来加入冬天的巡逻吗。”法斯笑着向辰砂伸出手“我太没用了,老是拖前辈的后退,所以,你愿意来帮我吗。虽然,算不上太有趣。”
辰砂低着头想了想“老师的许可呢?”
“啊,这个,就拜托你跟我们一起去了”法斯双手合十。
“真的是。太莽撞了”辰砂换好衣服,跟着法斯去找安特库。
刚到,安特库已经清除完今天份的浮冰了。
“许久不见,辰砂。”安特库站起身“决定好了,就去跟老师说一声吧。”
法斯跟安特库走在前头,辰砂看着吵吵闹闹的两人,心中却是极大的。
    不甘心。
“辰砂,快点跟上!───”法斯对着辰砂招手“我跟安特库啊,最喜欢你了!”
安特库不太擅长表达这种东西,但还是向辰砂伸出手,以示让他别太拘谨。
辰砂握了握拳,决定还是去尝试着 ,跟耀眼的他们,一起组队。
“去月球的事,还是再等等吧。”辰砂心里默念,便跑上前去与那两人同行。
见辰砂跟着安特库跟法斯一同回来,金刚老师很是吃惊。伸手,抚摸着辰砂的头。
“一同工作....吗。”金刚老师抬头“许可。”
“太好了!”安特库小声唠了句
法斯对辰砂比了个胜利的手势,笑容甚是灿烂。
“那么,辰砂就,交给你们了 。”
“是!”
一同执行了一个冬天后。辰砂渐渐与安特库跟法斯混熟了。
法斯非常意外,辰砂居然是个这么温柔的孩子。
春天马上就要到了。
安特库也该完成任务了。
在最后一天的巡逻中。辰砂似乎下了很大决心。
“法斯,安特库。”辰砂抬起头“我...我也...最喜欢你们了!”
法斯跟安特库相视一笑,便一同上去轻轻的抱了抱辰砂。
“知道了,一直都知道。”

     来年再见。

【磷黑】

依旧是极速码字!
甜的!没有刀!
/大概会欧欧西?/食用愉快!/
#中分组#
会按顺序写的所以还没排到的小伙伴要耐心等等噢~
“这是烟晶。”金刚老师摸了摸烟水晶的头“烟晶,这是法斯。”
“那个....”磷叶石还没有说出请多指教这句话,就已经被烟水晶一拳打晕过去。
“烟晶,不可以殴打其他同学。”金刚老师叹了口气。
“哼.”烟水晶偏过头“这个害死郭斯特(幽灵水晶)的人,不值得我温柔。”
被修复好的磷叶石再一次站在烟水晶面前
“那个,我是法斯。”话音刚落烟水晶就已经一脚踩在磷叶石的头上。
“老师,用脚可以吗。”烟水晶看了一眼金刚老师。
金刚老师有点生气“用脚也不可以,快放下来”
“咿呀....烟晶还真是暴力呢.”磷叶石笑着摆摆手“以后你就是我的搭档啦,多多指教。”
“哼。”烟水晶转身走出学校,见磷叶石还一动不动,边回头吼了一句“快跟上,蠢货.!”
“诶....好的”磷叶石跑到烟水晶身旁,并肩走出学校。
“这两人安排在一起真的好吗...感觉不太妙啊...”金红石对金刚老师说,“老是碎掉我会很困扰啊”
“幸苦了,”金刚老师摸了摸金红石的头“露琪尔。”
虚之海角上,烟水晶正观察着远方有没有出现黑点,磷叶石则在追逐着雪蝶。
“冬天也快来了啊。”烟晶一屁股坐在草地上“一想到跟你这家伙一组我就头痛。”
“啊哈哈... ...这样数落前辈真的好吗(法斯比烟晶大)”磷叶石戳戳手指“说起来,你跟安特库真的很像呢”
半晌沉默。
烟水晶黑着脸走到磷叶石面前,一把将他推到在草地上,跨坐在磷叶石身上。
“啊啊啊要碎了要碎了,小心一...”磷叶石红着脸偏过头,却不料烟水晶一把将他掰了回来。
“看清楚,我是谁”
“烟.....烟晶.”
“很好,”烟晶解下领带“要让你知道,现在谁在你面前。”
“啊啊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请不要把我拍碎呜呜呜呜”法斯拼命挣扎。
烟水晶把领带绑在磷叶石嘴上。
“唔唔唔(干什么)??”磷叶石见烟水晶渐渐靠近的脸,慌了神,两脸通红。
“别吵.”
磷叶石脑子一片空白,只知道自己被亲了以外,就只是愣愣地看着烟水晶。
“怎么,亲傻了?”烟水晶起身,重新把领带系好,看着一边发愣的磷叶石。
“烟晶你这个,大流氓!──”磷叶石红着脸站起身,对着烟晶的脸就是一巴掌。
一阵清脆的断裂声。
磷叶石捡起断掉的手,一下子跑的没影。
烟水晶摸着自己被打出裂痕的脸,也傻了。
磷叶石一溜烟跑回学校,见着金红石便一把扑上去
“哇啊啊啊啊啊露琪尔啊”磷叶石尖叫“失身了还能治好吗呜呜呜呜”
“法斯你干什么,蠢货,放手啊”金红石推开磷叶石“蠢货你才跟烟晶搭档多久就碎了!”
“啊啊啊啊啊可恶啊!!───”



【冬巡组。】

甜的!安心食用!

南极石走后的第三百个冬天。
冬色依旧,冬天的工作,从一个人,变成两个人,然后又变成一个人。
只不过,只剩下磷叶石,一人。

“早上好,安特库。”磷叶石将一朵白色的小雏菊放在安特库的碎片前“第三百个冬天零八天,月人来了。”挨着桌子边上坐下“真希望明天,或许是后天,你就回来了。”
短时间的沉默。
磷叶石的眼眸中,流出了合金,磷叶石慌忙用手背擦干净“很丢脸吧,不知道为什么,只有这里的合金,我无法控制。”
“天天都待在这里,很闷吧,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就乖乖睡觉,好不好?”
没有回应。
“安特库啊,其实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有种名叫「人类」的生物计算过,世界上的事物会在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后完全重现。”磷叶石躺在地上,合金渐渐流了下来。“也就是说,在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后,在同一个地方,我还能遇见你。这次....我....一定....会...保护好你....”
沉睡于梦。
熟睡中的磷叶石,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抚摸她的头发.
“好温暖......”努力地想睁开眼。
“法斯你这个贪睡虫.”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快点起来,要去巡逻了。”
安...特...库...?.。
“你...回来了...?”磷叶石猛地坐起身。
“嗯,我回来了。”南极石再一次慢慢裂掉....食指轻轻地压在唇上“别哭,我只是,要再睡一会...”

第十二万九千六百年。

“要法斯跟我组队?!”南极石指着磷叶石“我不同意!”

太好了,又见到你了。

/如果欧欧西的话就实在太对不起了呜呜呜呜十五分钟极速码文/